61岁再出发,最惨时赔了100个亿,后建立了700亿王国

来源:互联网  时间:2018-01-12
特别提示:来源:微信公众号:硕士博士圈他20岁白手起家,是商场上的神枪手,指哪儿打哪儿,弹无虚发。做烟草做成“烟草大王”、做啤酒做成“啤酒大王”、就是养猪,也要搞到亚洲第一,甚至一举拯救国家航空事业。他就是菲律

来源:微信公众号:硕士博士圈

他20岁白手起家,是商场上的神枪手,指哪儿打哪儿,弹无虚发。做烟草做成“烟草大王”、做啤酒做成“啤酒大王”、就是养猪,也要搞到亚洲第一,甚至一举拯救国家航空事业。他就是菲律宾首富,陈永栽。

1934年,陈永栽出生于福建晋江。当时,日寇强行攻占我国东北三省,同时派出5万士兵从海上登陆。闽南一带也未能幸免,成天战火纷飞。陈永栽4岁那年,父亲带着全家老小背井离乡,逃到菲律宾谋生。

在宿务,父母开了家香烟店,顺带卖点日常品,“就着窝头咸菜,在柜台后面一坐就是一整天,每天12点才关门。”靠着勤劳与诚信,生意日渐红火,尤其是周围工厂的几百号晚班工人都成了香烟店的回头客。

3年下来,日子渐渐好转,母亲这才有精力关注子女们的学习。她拿出从老家背来的30多本古籍,“做人不能忘本,每天背2篇。”没有想到,10岁的陈永栽一下子就对四大名著着了迷,“一本三国演义翻了六七遍。”

本以为日子从此一帆风顺,陈永栽开始憧憬着上大学,没想到1945年父亲却突然生病,家中开始没落。无奈之下,11岁的陈永栽只好含泪离开学校,求着给店里送货的大叔帮忙,进了一家烟厂当童工。

厂长不敢收,“还没一米四呢,能干什么?”“我一闻味道就能说出是哪种烟叶!”原来,陈永栽从小坐在父亲膝头,练出一手“闻味识烟”的绝技。

此后6年,陈永栽整天和烟叶泡在一起,“采摘、切割、烘干”,一干就是十多个小时。要知道,菲律宾没有四季之分,全年高温,夏天最热时高达45度。在采摘园里,陈永栽人还没有烟叶高,好几次被烟杆戳到眼睛,差点成了独眼龙!

但是,再苦再累,陈永栽都没有放弃学业。每天收工后,他就借邻居的课本学习,在草纸上做题,半工半读自学自学完中学课程。

到了1952年,陈永栽顺利考上远东大学化学系。四年内,他把气相色谱论和元素周期表背得滚瓜烂熟,更是研读了《化学通论》、《无机化学》、《胶体表面化学》等200多本专业书籍。

了解得越深,陈永栽越心疼。怎么回事?原来,他工作过的香烟厂需要甘油做润滑剂,可菲律宾根本不生产,需要从国外高价进口。事实上,那种学名叫做“丙三醇”的透明液体,就是用椰子油和烧碱做的,在当地拓手可得。

为此,大学毕业后不久,陈永栽借来2万多,开了菲律宾的第一家甘油厂。他专门跑到美国,买了3台淘汰的旧炼油炉,还挖来2位炼油厂的熟练工。

因为原料便宜、人工成本低,加上没有运输费,所以,陈永栽的甘油比美国的要便宜50%。当地的香烟厂一算账,“太划算了,从前只能买10公斤甘油,现在能买35公斤!”结果仅仅7个月,陈永栽就大赚100万,并占领了菲律宾70%的甘油市场。

然而,甘油的附加值太低,无法形成品牌特色,只能以量取胜。最关键的是,做甘油的门槛太低,陈永栽一发财,后面的追随者就越来越多,价格也越来越低。到了1965年11月,他一跺脚,“算了,还是干回老本行!”

于是,1965年底,陈永栽在马尼拉市郊创办了福川烟厂。想想看,他从小就跟香烟打交道,原料采摘、化学生产,整个流程都烂熟于心,加上大学又是学化学的,既懂专业又有经验,生产当然不是问题,难就难在销售。

彼时,菲律宾烟草市场竞争十分激烈,英国老品牌在当地扎根已久,“万宝路定位高档,搭配滤嘴、降低伤害,占据50%的市场,而总督牌香烟引领潮流,浓郁中混合特色甜味。”

陈永栽的福川烟厂资金少,又没名气,仅靠2台二手卷烟机,怎么才能挤进市场呢?

当然是靠自己!他到市场买了10多种香烟,连续抽了半个月,嗓子都哑了,最终敲定了中档烟,“高档烟价格贵,消费者买不起;低档烟质量差,味道不行。”

2个月后,陈永栽的“永久冰凉”香烟面世,“以薄荷叶做主料,提神醒脑。”不过,等来的却是一盆凉水,“第一个月的批发订单为零,全部收益只有自家香烟店零售的30多包,一共卖了247元。”

陈永栽急了!他守在香烟店门口,挨个向路过的顾客推销,“薄荷味道,清新无口臭”、“累了抽一根,立刻来精神。”2个月下来,陈永栽瘦了10多斤,营收却只提高了300块。

一位老爷子一语惊醒梦中人,“抽了才知道味道好,可永久冰凉香烟根本找不到。”陈永栽这才醒悟过来,“市面上的香烟包装全是黑色小盒子,无法有效区分。”

于是,陈永栽火速把薄荷香烟做成红色包装,“醒目亮眼,代表祖国的传统喜庆。”旧貌换新颜后,福川烟厂一下子就收到了260笔订单,陈永栽也赚到了200万。

年后上班,陈永栽看销售总结,发现“清凉”香烟最符合棉兰老穆斯林人的口味,在菲律宾南部的销量稳居第一。于是,他果断扩大规模,“在南部增建200平米卷烟厂,添置20台卷烟机。”

1970年,陈永栽再次砸下1300万,把4条先进制烟流水线和10台现代卷烟机引进菲律宾。同时又创办了工人培训学校,“聘请海外专家担任化学讲师,熟练工现场示范卷烟技术,同期招收青年班和少年班,为烟厂培养后备人才。”

有了高质量的本土香烟,菲律宾的外来品牌马上岌岌可危了,“保护民族香烟,优惠20%,而且对进口香烟增加利税。”这下可好,本来就贵的英式香烟更加无人问津,陈永栽的福川香烟搭着东风,年营收很快突破5000万。

到了1978年,福川烟厂成为全菲最大的烟厂,占据85%的市场份额,产品出口到香港、东南亚各国。当年,巴黎举行第13届世界香烟质量评比会,陈永栽带福川香烟参赛,一举夺得3枚金牌、1枚银牌。福川香烟富人出口到欧美、日本、中东等50多个国家和地区,每年盈利3个亿,陈永栽被誉为东南亚的“烟草大王”。

雄厚资本在手,陈永栽大展拳脚,开始全力发展多元化事业。

1、1978年年底,收购破产的日本双马钢铁公司,易名“宏张”开发公司,钢铁产品出口至日本、新加坡、香港等地,为菲律宾7000多个岛屿的高架桥和轻轨铁路提供钢材,年营收突破5亿。

2、1979年,瞄准金融业,创办菲律宾“联盟银行”,连续在岛上建设100家分行,成为菲律宾华资三大银行之一,总资产超过20亿。

3、1980年,陈永栽进军海外,在香港设立福川贸易公司、新联财务公司,“专门负责甘油、香烟、钢铁产品的进出口,盈利超过15亿。”次年,他又在美国创办“美国海洋银行”,拓展海外金融事业。

4、1982年,陈永栽建立亚洲啤酒厂,推出自有品牌“豪绅”。同时引进世界名啤,成为“嘉士伯”、“百威”的指定生产商。他还购买风靡全美的“科尔特45”,“龙士达”等商标的使用权,成为东南亚“啤酒大王”,营收突破20亿。

5、1987年,香港股价暴跌。恰逢中环半山区土地拍卖,无人敢出手,陈永栽斥资5亿,最终成就香港顶级海景豪宅——裕景花园,每平米售价超过3000元。

拿下烟草、银行、啤酒等行业的第一,“王中王”陈永栽在菲律宾无人不知、无人不晓。此时,他已经不再满足陆地上的辉煌,而是调转目光,瞄准航空公司,准备拿下“航空大王”的新名号。

于是,1995年,陈永栽创办了大亚公司,“向菲航和20多家外国航空公司提供飞机维修工程、餐饮、地勤等服务。”他还建立培训中心,“作为菲律宾飞行员、厨师和地勤人员的技术学校。”短短一年,大亚就在菲律宾上市,最高市值100亿。

然而,此时菲律宾航空开始走下坡路,年年赤字,负债率最高达到92%。1996年7月,时任总统找到陈永栽,“能否接盘?”陈永栽二话没说,立马斥资65亿收购菲航50.5%股份,“每天要承受400万的损失。”

不过,还没等他喘口气,亚洲金融风暴突然来袭。由于发不出工资,1998年,菲航的全体机师、地勤人员连连罢工,80%的机票被取消。关键时刻,政府落井下石,“加倍开放航权,允许他国航空公司获得本国和第三国的航线客源。”此时,陈永栽已损失近100亿资金。

如何扭转乾坤,复兴菲航?考验着64岁的陈永栽。

擒盗先擒王,他决定从罢工问题开始入手,“让飞机上天,维持公司运转。”当年6月,陈永栽出售香港公司的全部地产,为菲航注资14亿,并拿出大亚公司价值6亿的股票做承诺,“这是飞行员、机师和地勤的工资,条件是员工10年不罢工!”

然后,陈永栽找上菲航的主要债权人——美国进出口银行。但是,美国人并不相信陈永栽的复兴计划,正打算拿4架波音747客机抵债。

必须靠自己!1999年,陈永栽抽调自己银行的储备资金,投入300亿,为菲航购买了40架新飞机,并增开30多条新航线。

当年10月,他和台湾、香港、新加坡、韩国等20多家航空公司展开谈判,“新增航班,来往频率增加30%。” 同时,大刀阔斧进行内部改革,“一方面精简30%地勤冗员,同时为飞行员解决迁户口和配偶就业问题。”

搞定飞行员、又有了新飞机,接下来就要吸引消费者,那可是陈永栽的强项!

他先来了一招“自产自销”。当时,菲航依赖第三方公司卖票,每年光代理费就要支付10个亿。而陈永栽旗下烟草公司拥有覆盖全菲律宾的3000多个销售网络,无非就是增加一个新产品而已,”一下就节省了50%的成本。”

接着,开展空中优惠。他承诺免费提供飞机上的全部服务。在菲航,除了必备的免费食品和饮料外,每位顾客还可以获得陈氏礼品套装,“橄榄油、薄荷叶、豪绅酒。”当然了,男士们会在下飞机拿行李时收到“清凉”香烟,“飞机上可不能抽!”

在天上,菲航的空姐和空少个个都是营销大师。除了介绍菲航特色和陈氏产品外,还会推销空姐丝巾、运动水壶等产品,碰到节日还有应景产品,“五一送吸尘器、六一送飞机模型,飞中国大陆航班时,游客还能吃到端午粽子和中秋月饼。”

除了常规的线路,陈永栽还安排20架专机,推出旅游专线。“香港——长滩岛”、“首尔——巴拉望”、“泉州——薄荷岛”,机票优惠80%,还可以帮忙预定当地酒店,那游客不还疯狂购买?

服务跟上,硬件更要跟上。陈永栽把飞机硬件做到极致,“半包厢式座椅,180度平躺,提供属于旅客的私人空间。” 飞机上的 坐垫全部采用澳洲纯天然羊毛,机舱装配私人储物衣橱、行李存储区,并配备个人电源插口,赠送防噪音耳机。

同时,为吸引老顾客,陈永栽提出熟客奖励计划,“飞行累积1000里程,可获一张1000里程的免票,飞得越多,优惠越大。”此外,见缝插针,提高深夜航线档期,“香港到马尼拉,凌晨2点到6点没有班机,菲航就开通2趟航线。”

如此这般,2年后的2000年3月,菲航一举摆脱连续10年的财政赤字,首次盈利700万。此后,菲航一飞冲天,每年盈利超过2个亿。

俗话说,艺高人胆大。这一年6月,刚带领菲航绝地逢生,陈永栽再次接受政府的邀请,接管坏账累累的菲律宾国家银行,“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,”不过,“银行大王”再次力挽狂澜。

个人功成名就之后,陈永栽没有忘记中国大陆。老先生发现有不少华人家庭的第三代不会写中文、讲汉语,于是开始在海外振兴中华传统教育,并出资10多亿,开展一连串“挽救行动”和“留根工程”。

如今,陈氏集团旗下拥有菲律宾国有银行、香港裕景兴业、大亚科技等40多个行业的100多家子公司,集团总资产高达700亿,同时在农业、航空、金融、证券、烟草、建筑、地产等多个行业位居前三。

“我从小就受中华文化的熏陶,一生都受益匪浅。”

最新文章

要闻

资讯